试管婴儿 当前位置:主页 > 试管婴儿 >

[代孕]代孕中心藏身小区9年 妙龄女替人生个娃到

时间:2020-07-27 作者:代孕网 点击:

  [摘要]农村出来打工的夫妇称孩子上学,一家老小吃饭,买种子、化肥,都等他们寄钱回去。

  28岁的小黄有着四川女子的娇小身材和甜美笑容,但此时她神情局促而紧张,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低着头,小声回答着问题。对面一个男人面无表情地提问并记录着:“多大了?哪里人?生过孩子吗?孩子几岁?婚姻状况?月经是几号?……”

  这是一场面试,小黄面试的职业是代孕妈妈,隐藏在北三环附近一个小区的代孕中心,60多个像小黄一样的代孕妈妈在这里通过了面试,她们等待着客户的挑选,一旦被选中将很快开始“工作”。

  找一个代孕需要37万元

  虽然中国明令禁止代孕,但是代孕中心仍然以隐蔽的方式经营着,生意还相当不错。

  记者很容易搜索到多家代孕中心的网页,以广州、武汉、北京最多,并成功联系到一家北京的代孕中心面谈。

  来到约定的地点,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辆宝马车,中心的老板“王总”开车把记者带到北三环附近的一个小区。推开一扇没有任何标志的门,是一套300多平方米的单元,近百平方米的客厅摆着七八张办公桌,几名工作人员正在接电话,看上去很忙的样子。三个单独的房间被布置成会客室,摆着宽大的皮沙发,其中一个房间里,五六个女子坐在里面小声聊着天。

  “我们没有营业执照,这个……您懂的。”王总是一个不到40岁的北京人,热情地向记者介绍,“但我们信誉特别好,在北京已经做了9年,算是元老级的。最开始一年只有20多个客户,后来熟人相互介绍,现在一年能接200多客户。”

  至于收费,“一切都是透明的,每一项标得很清楚,给代孕妈妈的总费用是20万元,在怀孕各个阶段分6次付清,营养费、服装费、保胎针、月工资、奖金等都包括在内;交给医院的费用一共是10万元,包括医药费、用夫妻双方精子和卵子做试管的手术费和代孕妈妈的孕检、生产费用,你直接到医院的交费窗口去交,不能走医保;最后是给我们的中介费,一共7万元,3万元是代孕妈妈的介绍费,4万元是医院的介绍费。全部费用37万元左右。”

  如果一年接200多客户,一个人收中介费7万元,记者算了一下,代孕中心一年的利润超过1500万元,“哪有那么多,”王总急忙否认,“每个客户的净利润也就1万元,因为代孕妈妈是冒充你的名字,所以医院需要很多钱去打点,接活之前提供代孕妈妈的吃住也要花不少钱,我现在就养着60多个代孕妈妈。”

  “出租”子宫比打工轻松

  记者进门时看到的在另一个房间聊天的几个女子正是等待面试的代孕妈妈,“全国各地哪都有,有的是网上招聘来的,有的是老乡做过代孕介绍来的。我们要求32岁以下,生过孩子,身体健康,简单面试之后,还要做严格的身体检查。”王总介绍说。

  第一个进来面谈的是四川女子小黄,看上去很年轻,显得比她28岁的实际年龄小很多,回答了王总的面试提问之后,记者和她随意聊起来。

  小黄来自四川农村,有一个7岁的儿子,现在在老家由爷爷奶奶带着,她和老公几年前一起出来在浙江打工。“我做的活是蹬‘高速车’做汽车靠垫,在一家私人的工厂,从早干到晚,一天做十四五个小时,我老公帮人家跑运输。”解释了半天,记者才搞明白“高速车”类似于缝纫机,一个月的收入是2000多元。

  一个月前,小黄和老公带着几年来打工积攒的10多万元一起来到北京,打算投资老乡的一桩生意,说到这里,小黄的神色黯淡下来,“当时来北京做生意觉得特别兴奋,终于不用再过没日没夜打工的苦日子了,以为可以当老板发财了。可是,后来发生了好多事……最后,那笔钱没有了。”

  几乎身无分文的小黄夫妇本打算回老家,在网吧他们偶然看到了这家代孕中心招聘代孕妈妈的广告,“替人生个孩子可以挣20万元,是我打工挣10年的钱,而且比打工轻松多了。”仿佛在绝望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小黄夫妇一下子就动了心。

  守住这个到死也不能说的秘密

  “刚才是我老公亲自把我送过来的,我们俩商量了好几天,把这事全都想通了,才决定来应聘。”小黄平静地说。“说白了,不就是把这个身子借出去替人家生个孩子,自己又不是没生过。”

  之所以下定了决心,是因为这笔钱对小黄一家很重要,“孩子生活、上学,一家老小吃饭,买种子、化肥,都等着我们寄钱回去,眼看着快春节了,不敢告诉父母做生意把钱弄没了。”

  为了下这最后的决心,老公难受了好几天。“我知道他心里不舒服,让自己的老婆替别人生孩子,男人能好过吗?可现在不是没法子吗?”除了自尊,他也怕老婆的身体出问题,陪着小黄一起来到这家代孕中心之后,他特意和王总聊了半天,觉得这里还算“正规”这才离开。

  这样的情形在这里并不多见,因为大多数应聘的都是离婚的女人,老公亲自送来的这还是独一份。以至于王总印象深刻,他不放心地追问:“你老公不会半路反悔吧,那样可要赔一大笔违约金。”“您放心,绝不会,他都想明白了。”小黄笑着回答。

  这件事对于小黄夫妇来说将是一个永远的秘密,“我们对谁也不会说,对老人孩子,亲戚朋友都得瞒得死死的,到死也不能说。”小黄低下头,她说,要是让老家的人知道,他们夫妇就没脸活了。

  对于很快就要在她肚子里孕育的孩子,小黄表现得很理智,“不会对这个孩子付出感情,得时刻提醒自己,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只不过借你的肚子住一下。”按照规矩,产妇一出院,代孕中心会立刻送走代孕妈妈,孩子交给客户,从此两方再无任何瓜葛,永不见面。“不会再想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难产伤身最多只赔5万元

  小黄面试通过之后,又有4名代孕妈妈被带到记者面前,她们分别来自广西、贵州、河北等地,都不到30岁,有的是初次来面试,有的已经见过多名客户等待挑选。和小黄的情况不太一样,她们都是离婚,孩子由男方或者老人抚养,她们独自一人在北京生活。

  她们最关心的是能不能真的拿到20万元,“这个没问题,我和客户,和代孕妈妈都会签合同,严格按照合同办事。”王总信誓旦旦地说。“客户直接把钱交到代孕妈妈手里,不经过我们的手。”

  记者看到,这份合同里,对于代孕妈妈的风险只提到一句,“代孕方如难产造成绝育,可以得到5万元的补偿。”前提是难产是由客户的原因造成的,如果是代孕妈妈自身的原因,得不到这笔赔偿。合同里对于“原因和责任”的含糊其词,为这个赔偿条款埋下了难以兑现的伏笔。

  “生孩子都会有风险,我身体好,不会有事的,第一个就生得特别顺利。”几位代孕妈妈并没有在意合同的条款,她们很怕公司不和她们签合同,也怕客户挑不中她们,对她们来说,这似乎是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北大医院的一名妇产科医生告诉记者,代孕风险比想象中大得多。“她们并不是自身怀孕,体内激素等内环境与正常怀孕不同,所以需要通过人工注射激素维持胎儿的生长,但即使如此,出现流产、早产的风险还是比正常孕妇要大得多。流产的并发症包括大出血、感染、子宫复旧不佳、急性肾功能衰竭以及胎盘息肉等,严重的可发生感染性休克危及生命,恢复后也可能会引起终身不孕。”

  然而,没有人告诉小黄这些代孕妈妈们将要面临的危险,她们高兴地拿着合同,收拾行李,将要住到中心为她们提供的宿舍,然后被植入胚胎,成为一个“生育机器”。她们手中的那份合同,其实完全无用,在这桩非法的行为中,任何合同都不具备法律效力,等同一张废纸。J024

  插图 艾姗姗 J231

  本报记者 张鹏

  (北京晚报)